昨天大腿被划拉了一个大口子,就让老公陪着我去村里的诊所包扎一下。诊所的大夫问我这里怎么会受伤呢?我说:刚刚爬到家里的杨树上去摘老丝瓜,摘完了准备往下滑的时候。被树干上的一个小叉子给刮到腿了。只见大夫扶了扶眼镜,悠悠的说道:你家那棵树,净干些不正经的事儿。我。。。。。